相关文章

南京本土“町町单车”押金难退 公司注册资本千万,股东实缴却是零

来源网址:http://www.qpmryp.com/

最近一段时间,大量南京市民找到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栏目,反映一款名叫“町町单车”的共享单车原本承诺押金的退款期限是7个工作日,但实际上一两个月都退不出来,“这家公司究竟是怎么了?电话为什么打不通?现在钱还能退吗?”对此,记者展开了调查。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宋南飞

“町町单车”押金难退 投诉现爆发式增长

从6月份开始,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栏目旗下“TOP评测”微信公众号,就陆续收到读者投诉,反映“町町单车”这个品牌的押金,在申请退款后迟迟无法到账。近段时间,投诉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读者们希望扬子晚报记者能够帮助联系到这家企业,解决问题。

“消费评审团”读者张先生告诉记者,上个月他来南京听周杰伦的演唱会,路上看到町町单车就注册并充了押金。只骑过一次,花了5毛钱,后来回淮安就不准备用了,便上APP页面申请退款。

张先生说,当时APP上写的是“2个工作日内到账”,因为钱不多,他也没放在心上。后来,他收到町町单车的短信说由于系统升级,大概要6月底到账,但到7月初也没有消息,“我给客服打过两次电话,都没打通,后来又去町町单车的微博私信,也没有得到回复,最后打了12315才退了款。”

南京市民李小姐住在仙林,年初觉得仙林地区的町町单车比较多,就和老公一起充了值。今年6月中旬,她看到町町单车微信留言区好多人在说“押金退不了”,便试着申请退款,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收到钱。

记者调查

“町町单车”微信留言区多是投诉

打开“町町单车”的微信,可以在留言区看到大量投诉内容。在微博搜索“町町单车”,也全是投诉。不少网友反映已经一个多月了,申请退还的押金还没到账,在“町町单车”的官方微博上,记者并没有找到对此问题的解释。

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自己的采访对象也遇到了“退款难”问题。东南大学副教授、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顾大松,为了研究新生事物,下载了所有共享单车的APP,他从5月份就开始申请町町的退款,到现在还没到账。南京城管部门的一位负责人,为了研究制订共享单车管理办法,也下载了所有共享单车的APP,到现在町町也是“退款无门”。

接线员已全离职,退款仍在进行

在“町町单车”网页的首页,有一则声明:由于端午系统故障更新,6月20日之前,期间所有用户的退款延迟,所有客户仍可继续使用“町町单车”。

“町町单车”注册的名称为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根据注册内容,记者来到其位于南京栖霞区紫金创意园的办公地点探访。推开公司大门,记者看到办公室里只有一位办公人员。这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司有4名员工,由于周末只有他一人值班。目前公司所有接线员都已离职,所以暂时将所有电话都“停掉了”。

随后,工作人员拿出纸,登记了记者带来的信息,说后面财务会手动退款,两小时内到账。记者询问接线员离职的原因,工作人员表示可能是接线任务太繁重。记者又问目前系统有没有恢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还没有,都是财务手动退款,所以比较慢。

公司注册资本千万,股东实缴为“0”

扬子晚报记者在国家工商总局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到,今年南京铁拜公司的股权信息曾在今年4月28日发生过变更。

2016年12月,“町町单车”宣布进入南京,彼时的公司法人代表还是90后创业者丁伟。国家工商总局信息系统显示,今年4月28日,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丁金玉”。股东同时由“丁伟、丁万青”,变更为“丁金玉、丁万青”。

记者还查询到,铁拜公司的注册资本为1000万人民币,在“股东及出资信息”一栏,股东的实缴出资额为“0”。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信息”、“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一栏里,均未查询到企业有不良信息。

4月中旬,“町町单车”的负责人之一曾向多家机构发送融资BP,希望能够寻求融资对接。从5月开始,“町町单车”出现“退押金难”。记者曾试图联系“町町单车”的初始员工,但包括联合创始人曾嘉伟在内的几名员工均已离职。

铁拜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公司肯定不会“跑路”,单位内的员工工资也都是正常发放。

特别提醒

最快退款渠道:热线025-85563606

记者在铁拜公司登记了读者信息后,铁拜的工作人员表示2小时内会到账,但并未到账。

昨天下午,记者拨打了12315,工作人员留下了记者的联系方式。随后,记者又拨打了12345,工作人员给了记者一个电话号码:85563606,栖霞区监督管理马群分局。

记者打了3遍终于接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只能处理本人的退款需求,会记录下来统一交给町町的财务。不少网友反映,目前拨打这个热线电话是最快的退款渠道。不过截至昨晚记者发稿时止,记者给出的账户上,押金依然没有到账。

南京市栖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马群分局局长罗智刚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市场监管工作人员检查完之后,给这家公司开具了行政指导建议书,要求公司在网站和App上能把具体情况和原因公布给大家;第二要把解决的具体时间节点告诉大家。

专业法律服务“lawyer.xu”特约律师、上海左券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帅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若长时间难以取得实质性退款,根据《合同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消费者有权向法院起诉来维护自身权益、通过运用法律手段来向公司追讨押金。更进一步,如果公司存在涉嫌犯罪情节的,还应当追究相关责任人刑事责任。

延伸阅读

专家:单车公司无法融资会很快萎缩

顾大松教授认为,从目前町町的注册资本、实缴额等信息来看,町町单车存在挪用用户押金的嫌疑,“如果企业挪用了用户的押金,现行金融监管还没有针对性措施,存在监管漏洞。”

浙江工业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杭州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吴伟强指出,目前单车公司主要靠前端融资,无法融资就会很快“萎缩”。尽管目前单车企业与银行进行合作,对用户押金进行“专款专用”,但毕竟“钱还是在单车公司账号上的”,无法实施真正的监管。

有投资机构指出,共享单车的市场空间大概在120亿元至200亿元,整个用户数会到1亿人次。2015年起,不到2年的时间,该领域融资规模已超过60亿元。业内人士则称融资规模达到百亿元。

面对众多的共享单车品牌,有业内人士预测,共享单车行业发展拐点已到,接下来是“清场”阶段,凡是“第三名”之后的公司,路都会走得艰难,难逃被并购或倒闭的厄运:共享单车这块崛起产业的大饼,即使需求量非常大,也没那么容易让新进业者分得。